H  O  M  E 

2008 台灣音樂宣道日記
11月6日 星期四
(自強外役監獄)

許清雅


    今天上午參觀太巴塱部落 (如今之阿美族),由一位蕭弟兄導覽。阿美族自認為是太陽之子,在全台灣約有十五萬人,在太巴塱部落就有一萬五千人。約有三百至三百八十年歷史,日治時代劃為「富田」。

    由於連日奔波,加上天氣酷熱,團員們都懶洋洋的,蚊蟲叮咬更令人不勝其擾,所以在上午十一時就呆在「那麼好」牧師 (「那麼好」是他的原住民姓) 家的工作室聽他介紹部落的文化,跳阿美族舞,他又帶一些有興趣的團員去體驗及使用阿美族人打獵用的射箭。

    午餐是享用阿美族特有的風味餐。由於記掛著下午自強外役監獄的音樂見證會,所以在午間十二點半就匆匆的上車離開了太巴塱部落。

    下午一時十五分到達自強外役監獄,正如前面的十四場音樂見證會,蒙神保守,所有的狀況都能一一克服。下午二時十五分開始第一首歌—「台灣百合」。參加的同學和長官共約兩百零七人,全程參加的典獄長於愛恩詩班 2006 年到綠島監獄舉辦音樂宣道時,就是那兒的典獄長,他於去年調任到這裡當典獄長,再次見面,對我們分外熱情。

    這是今年「奇異恩典」音樂見證會的最後一場。正如第一場一樣,全體團員都非常賣力,因為我們深知我們正與主同工。我們撒種(連澆灌都還談不上),只有主能讓這些種子成長茁壯。願神祝福這些至微小的弟兄們。

    我自己很高與有幸參加這次的音樂宣道。兩個禮拜來,我場場流淚不止,為這些流離失所的羊群而哭泣。想到家裡我所深愛養尊處優的兩個寶貝兒子,再看看監所裡那些年輕卻又面無表情的孩子們,飛揚的青春歲月,原是不該在這兒浪費生命的。神哪!到底是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?抑或我們人類的罪孽竟然那麼深重?

    看到見證會後那些有點靦腆卻又使勁的揮著手,或展開笑臉,或變得有表情的臉孔,排著隊伍在長官帶領下魚貫離去。我像送兒子們遠行時的難捨,禁不住又是淚眼婆娑,心底暗暗地為他他們祈禱,願今後的日子有主與他們同行。同時我驚覺自己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淚水?

    我想起了莊牧師在第一天早晨要進入監所前帶領我們靈修時說的話:「參加這次活動,會讓我們經歷到聖靈與火的洗禮。」是的,我終於明白了。